http://www.qintianol.com

丑女孩暗恋帅上司不敢表白,不久后却得知他成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轻薄桃花


1


人事调令发下来,竟然是将花容升上去了。其实她的能力毋庸置疑,只是长得实在抱歉,若论嘴巴以上,勉强算是普通姿色,不过一口龅牙生生将她划到丑女行列。


格子间的女同事拈酸吃醋,“恐怕是生了这副模样才坐上总经理特助的位子。”


总经理常自在是名副其实的太子爷,接掌公司不到一年,其果断凌厉的处事手段和天人贵胄般的风华气度俘获了写字楼大半女生的芳心。多的是近水楼台、麻雀变凤凰的心思,再不济,近距离花痴一下也是好的。


不想花容却成了幸运儿。


她以为至少常自在知晓自己的模样,觐见那天特特换了簇新的套装,还化了淡妆,以期留个好印象。不料一进办公室,常自在自老板椅中弹起,“怎么这么丑?”


花容抽了一下嘴,“总经理果然直爽。”


原来并不是常自在升的她,董事长自称阅人无数,觉得花容堪当大任。仔细想来,老头子最中意的怕是花容正气凛然的样貌。


常自在不待见她,若不是一大堆事情压下来忙得焦头烂额,恐怕就要着手换掉花容。特助这个位置,除却薪水上调30%,更拥有独立办公室,手底下多了两、三人使唤,花容着实贪恋。


她打起精神,决意把握机会好好表现,势必将常自在那点儿心思扼杀在摇篮中。


第二天就有一个大客户,常自在极为重视,原不想带她去,但她将各方面资料准备得太充足,实在是有利拍档。常自在嘱咐她,“稍微打扮下。”看他的眼神,若是能把她的龅牙敲回去是最好不过。


她花了两个小时收拾自己,结果常自在的第一反应还是皱眉,许是他终于考虑到女孩子的自尊,将话说得十分委婉,“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花特助没有用心。”


花容低头看自己一身裁剪妥帖的米色套装,很是无语。


因时间充裕,常自在带她去附近商场重置衣服。一连换了好几身,没有一件让常自在满意。她被折磨得疲惫不堪,常自在也看得眼花缭乱,挥手道,“算了,还是穿你原来那套吧。”


估摸着终于认清了事实,不是衣服有问题,而是穿衣服的人有问题。


开车去酒店的路上,常自在不断通过后视镜端详她,目光明显到她若装作没看到就太虚伪了。


“总经理看什么?”她问。


他满腹忧愁,“我要这样不停看你才不致于吓一跳,不知道待会儿谭总是什么反应?”


说到底男人还是觉得美貌女子在谈判桌上比较好使。


花容其实口齿伶俐,不过常自在的话常常叫她接不下去。又不是刻意挤兑她,他是发自真心地觉得她丑啊。


谈判倒是顺利。谭总虽是生意人,闲暇之余对闺阁刺绣十分着迷,家中收藏更是不计其数。恰恰花容懂得一二,还答应亲自绣一幅《仕女图》相赠,哄得谭总合不拢嘴。


常自在对她刮目相看,趁着宾主尽欢凑过来说,“你懂的倒是不少。”


花容也不谦虚,“除却长得不行,我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她这样有自知之明,常自在忍不住笑了。花容暗中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饭碗算是保住了。


2


刺绣却不是容易的活儿,既费时间又费精力,稍有差错便要重新来过。花容百忙之中摊上这个差事不是不劳心的。熬了几个晚上,黑眼圈和小细纹统统爬上来了。


对着镜子不免自怨自艾,“这下恐怕更加难看了。”


常自在却已重视她的能力多过容貌,各种疑难杂症抛下来,花容每天累得像条狗。


这天她在车上睡着了。并不是缺乏自制力,实在是常自在技术好,再颠簸的路都开得四平八稳,车里又开了空调,暖呼呼地把花容的瞌睡虫勾出来了。


她被常自在接电话的声音吵醒。


车子停在路边,常自在脸上挂着少有的阴沉,“三十万?他们倒是算计得好,当真以为我怕了吗?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他们一分钱都休想拿到。”


她鲜少见他这副样子,约莫是真的恼了。这件事花容知晓一二,为着一个项目的招标。几个竞争公司联合起来说愿意退出标会,只要给出合适的价格。不想竟是这样狮子大开口。


他们是狮子,常自在也是狮子。旁人很难将他与商场上杀伐决断的狠戾形象联系到一起。怪他生了副好皮囊,偶尔调笑也有几分世家公子的风流倜傥,这让花容有点心动。实际他是蛰伏的百兽之王,早就伸出利爪伺机一击即中。


常自在打完电话冷不丁地回过头来,堪堪同花容的目光撞在一起。她自觉偷听上司讲电话不是光彩的事,颇有些尴尬。他倒是完全不在意问,“天天熬夜?”


花容道,“不然哪里有功夫完成谭总的刺绣?”她如实相告怀着一点儿私心,一来体现她为公司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二是指望常自在给发点儿加班费。


他素来体恤下属,若是加班,加班费一定少不了,茶水、糕点、宵夜更是不会落下。


“以后把刺绣带到公司做,算成工作的一部分。”


花容多少有点儿受宠若惊,不过既然常自在开了金口,她也就不客气了。回去之后就把刺绣的物什收拾了一个箱子,第二天大摇大摆搬上办公室。


常自在经过时,便能看到花容一派悠闲地坐在沙发里,专注手里的一针一线。


这样传统娴静的画面他从来没有见过,起初觉得新奇,慢慢也能感受其中的情趣。商界的尔虞我诈叫人喘不过气来,驻足观看一幅绣图的诞生成了绝佳的休憩方式。


花容的脖颈生得好看,垂下去犹如一只优雅的丹顶鹤。有时常自在也会抱着欣赏的态度,直到花容抬起头朝他咧嘴笑。


那段时间花容怀疑常自在暗恋她。


“偷偷看我刺绣,待我发现时一脸惊吓。”


花容分析得头头是道,对面抱着可乐啜吸的寂寂毫不客气地打击她,“低头是美女刺绣图,抬头是狰狞龅牙妹,剧烈的反差他能不惊吓吗?”


嗯……细细想来也不是没有道理。他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掩饰对她容貌的否定,前几日还大方同她说,“怎么不考虑矫正牙齿?许你公费报销。”


她挣得不少,自然承担得了这笔费用。只是已经这把年纪,牙套一戴便是一年光景,到时吐字不清少不得影响谈判桌上的表现。花容不敢冒这个险,况且女孩子的心底总存着一丝美好幻想: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爱上的是她的灵魂。


3


寂寂对她的这个想法颇为不屑,她和花容是截然不同的类型,没有职场女性的干练和精明,似一只小白兔,生来便是依附男人而活。


她不止一次教育花容,“变成美女找个有本事的男朋友,谁还管你谈判桌上赚多少?”


不不不,花容虽然不自卑,但从小到大异性的冷落使她缺乏安全感,她重视事业胜过一切。


寂寂的话她左耳进右耳出,“是是是……最好你找个富二代男朋友,连我一同养着。”


这话倒是应验了。花容也没想到常自在喜欢这种类型。


她和寂寂逛街时遇到常自在。他不是那种把特助当成私人助理使唤得团团转的上司,花容第一次在休息日见到他。穿得比较随意,简单的米色粗线毛衣衬得他举手投足间多了几分温和。


他过来和花容打招呼,一点儿架子也没有。


寂寂见到常自在已经眼前一亮,待得花容一声“总经理”喊出口,眼眸更是晶晶亮。


常自在很中肯地说,“花特助这样倒是比写字楼里好看了一些。”


他倒是时刻关心她好不好看。其实不过是一身休闲卫衣卫裤,大约看上去年轻不少。花容少不得也委婉地拍了下常自在的马屁,“总经理和在写字楼里一样好看。”


他笑,回到他的朋友中间。


这样的邂逅,好像也没见他对寂寂另眼相看。唯有寂寂剃头担子一头热,“哇,你们总经理的美貌果然名不虚传!”缠着花容讲手机号码和生肖星座与喜好,与写字楼的花痴女一般无二。


过了几日寂寂兴冲冲地告诉她,“花容,我把你们总经理拿下了。”


她吓了一跳,觉得常自在也太没节操了。他的前几任女朋友无一不是身材火辣、明艳张扬的千金小姐或电影明星,寂寂不是不漂亮,只是同这些人比似乎又差了一截。


好朋友和顶头上司交往,花容不仅没有与有荣焉,反觉时刻头悬利剑。若是哪一天常自在甩了寂寂,她夹在中间岂不是很难做人?


富家公子哪个不是谈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最后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富家女?偏偏寂寂没有这方面的危机意识,还大张旗鼓请她这个媒人吃饭。


包厢订在公司惯常接待客户的酒店,这种情况和常自在吃饭花容不是不别扭的。


他对这样的场合应对自如,话不多,但不冷场,大多时候听寂寂和他天南海北地胡侃。花容偷觑他的神情,好像和办公室里没有两样。


趁着寂寂去卫生间补妆,花容鼓起勇气问,“总经理喜欢寂寂吧?”


“还好。”


这算什么回答?


又问,“会好好对寂寂吧?”


“应该会。”


花容第一次发现常自在也有让人吐血的本事。她不好意思追根究底问更多问题,省得落个多管闲事的罪名。


变故发生在一个星期之后。花容的《仕女图》接近尾声,独缺了一种夜光绣花线。正赶上常自在去苏州开会,花容便托他寻了带回来。


此次行程花容不在队伍中,招标会在即,各界人士蠢蠢欲动,她被留下来坐镇大本营。给常自在看了样式,交代了价格,他不知怎的临时改变主意,“你和我一道去。”


花容措手不及,什么行李都来不及收拾,匆匆和常自在赶往机场,顺口问,“寂寂来送机吗?”


4


花容不关注常自在的私生活,不知道他已经好几日没和寂寂见面了。常自在也没打算隐瞒,直言不讳,“我们分手了。”


她当即就愤怒了。常自在骨子里果然离不了公子哥儿猎艳的陋习,这分明就是玩弄女性,玩的还是她最好的朋友。


冷冷笑,“还以为总经理同刘三少、杨大少这些人不一样,原来是我高估总经理了。既然抱着玩玩儿的心态,何必将魔爪伸向寂寂这样清白的女孩子……”


“是寂寂把我甩了。”


“你们圈子里多的是……”讨伐的声音戛然而止,“什么?”


常自在扬眉,看不出其他情绪,“说是性格不合,受不了我闷骚又没有情调。”


“……”所以,失恋的是被写字楼女生们捧为天人的总经理大人?花容呵呵笑了一阵,终于憋出一句安慰的话,“天涯何处无芳草。”


却并不见常自在有半分失恋的失魂落魄,顺着她的话笑道,“我现在知道在花特助心中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她窘迫不已,又说不出讨好的话,脸涨得似煮红的虾子。亏得常自在算是心情好,不与她计较太多。可是失恋怎么会心情好呢?都怪飞机上没有打发时间的消遣,花容胡思乱想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问,“寂寂提出分手你就没挽留挽留?”


他把报纸一折反问,“为什么要挽留?”


好吧,睿智聪慧的总经理在这方面的难以沟通也不是第一次展现了。花容问得更加直白,“当初不是因为喜欢才和寂寂在一起的吗?”


“她追我,我觉得她没什么不好就同意了。”


如此漫不经心的回答是足够击败花容强悍的内心的。写字楼的女生如果知道常自在这么好追,大约后悔莫及。


江西宁河戏:香火不熄400年容老实不客气,“还以为总经理对女朋友有严格要求,没想到是来者不拒。”


常自在淡淡扫她一眼,“也不是来者不拒,换了你这样的追求者我是不会同意的。”


“……”算他狠。


花容这辈子就没主动追过男生,当然也没有男生追过她。对常自在,她不是没有动过心思。实在是太过优秀的男人,生于富贵之家,却没有时下纨绔公子的恶习,有能力,性子也算谦和,拿到哪里都是完美先生的楷模。


她也仅至于动动心思。常自在就像她贴在天花板上的明星海报,是闲暇时聊以怡情的。


不过也不知道哪根心弦忽然撩动,也许是常自在的话给了她一点儿刺激,也许是她内心早就蠢蠢欲动想以另一种方式证明自己的能力,又或许是长久以来平淡如水的情感生活给了她孤注一掷的勇气,。


花容成了常自在的追求者,并直截了当地告诉了他,然而却被嘲笑。


就像漂亮的女孩子遇到霸道的男孩向她宣布,“喂!我打算追你了。”


常自在不是不期待的。花容在他心中多少带点儿传奇色彩,职场中多的是才貌双全的“白骨精”,她以无盐之貌杀出一条血路想来自有过人之处。


不想却是将她高估了。


就这样花容开始了撩常自在的漫漫征途,却屡次受挫,在她准备放弃时,常自在却说:我们交往吧,那一刻,花容觉得丑女孩也是有春天的。


点击此处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



来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多谢。更多详情:http://www.qintianol.com